有过当初进入死亡深渊的经验,陈风此时颇有几分驾轻就熟之感,哪怕是周围的死气漆黑如墨,他的心里依旧是相当淡然。

  越往下落,陈风感觉自己所承受的压力和阻力就越大。

  这些死气由于太过浓郁已经凝聚成了液体,汹涌激荡,不断冲击着笼罩在陈风身周的剑丝。

  幸亏这些剑丝结成了阵法,倘若只是单纯的剑丝的话,未必能够抵挡得住死气的反复侵袭。

  向下沉降了足有八九百米后,陈风忽然间感觉到冲击在剑丝上的力量骤然变弱了一些。正在纳闷时,却忽然间有了种豁然开朗的感觉。

  之所以会如此,那是因为他落入了一片死气相当比较稀薄的广阔空间之内。

  因为死气少到不足以遮挡住他的视线,所以刚刚在浓郁的死气中穿行的那种压抑感顿时就消解了不少。

  尽管如此,头顶之上还是浓重的死气,如同个巨大锅盖似的笼罩在上方,抬头看上两眼依旧会觉得心里憋闷的难受。

  陈风将目光看向了远处的一个正不断有死气泄露出来的巨棺之上。

  这巨棺长有将近百米,宽也有二三十米,简直如同是个船似的。通体漆黑,上面刻着各种玄妙的花纹和符文,让人望之就感觉到一种庄严肃穆而又震撼心灵的压迫感。

  这些符文本该是灵光闪耀,可现在黯然无光,有些地方甚至出现了破损。

  如此一来,符文所结成地禁制和阵法也就丧失了本来的功用,当然就镇压不住棺内的东西,于是就有了死气的疯狂泄露。

  “单单只是死气泄露,就已经闹出了这么大的动静,真不知道棺内之人到底是何方神圣?死后居然还有这么大的威能。”陈风扫了两眼这巨棺,大概就猜到了究竟是怎么回事。

  想必如程凤灵所言,位于此处的洞府开启时里头必然有不少的好东西,自然引来众多修炼者争抢,但是他们只顾着夺好处却没有注意到隐藏着的危险。

  不知道是在争夺时失手损坏了这巨棺,还是这巨棺本就已经出了问题,只是凑巧被修炼者们触发,于是巨棺外的符文受损,禁制失效,蓄积在棺内不知道多少年的死气就这样毫无阻拦的汹涌而出,结果自然是正在夺宝的一众修炼者当场死绝。

  随后死气不断外涌,先是把这里的山峰都侵蚀成了这样一个巨坑,同时死气内凝聚出的怪物也不断杀戮无辜,最终毁掉了金刚门。倘若没有人阻拦的话,用不了多久之后,这方小世界都会被彻底毁掉。

  不过现在陈风来了,当然不会坐视不理。毕竟就算他对这方小世界并没有什么情感,可唇亡齿寒的道理他还是懂的。

  因为死气惯常游走,能够通过传送阵,空间通道等进行蔓延,着实是防不胜防,所以想要避免地球受到影响,最好的办法除了切断跟这方小世界之间的直接联系外,还有一个就是保住这方小世界。

  催动天击剑绕着那巨棺转了几圈,陈风将目光落在了几处破损的符文上。

  若是旁的修炼者到此,真就未必能够认得出来这些符文,因为实在是太过古拙,跟眼下修炼者们常用的符文完全不同。

  但是陈风见到这些符文时却并不陌生,因为几乎都是他曾经在袁家矿洞内见过的那些古老的符文。

  从这些符文来推断,程凤灵之前说这洞府存在了三千余年未必就不是真的。

  又仔细打量了那些符文一番,陈风放出了一团太阳真火,开始熔炼灵石,添加各种材料,准备修补那些破损的符文。

  陈风不会狂妄到自以为有了帝境实力就能够横扫一切,自然不会想着开棺将里头的东西给彻底灭掉。

  因为他心里十分清楚,光是散发出来的死气就如此凶猛,能够轻易的毁掉一方小世界,那么留在棺内的尸体就绝不简单。

  它之所以没有出来,未必是它不想出来,而可能是这巨棺虽然外面受损,但是里头的禁制和阵法还有用,所以将其镇压住了。倘若自己冒然将棺材板掀开,把它放了出来,搞不好就会闯下大祸。

  鉴于此,陈风觉得最好的办法不是要其打的形神俱灭,而是原样封印起来。

  至少目前来说,这绝对是最稳妥也最安全的办法了。

  “呼噜噜……”陈风刚刚将材料投入太阳真火之内,周围就突然传来了雷鸣一般的巨响,可是细听的话却又像是打呼噜的声音。

  正当陈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我是都市医剑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女装的日常只为原作者胜己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胜己并收藏我是都市医剑仙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