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娘?”

  柳擎身体猛地颤动了一下,嘴中楠楠的吐出一个略显陌生,而又能牵动他灵魂都为之颤动的字。

  他似乎从来未曾见过那显得有些陌生的母亲,在他灵魂的深处,一道模糊的倩影,那种深刻的感觉,永远停留他的心中。

  自从他记事以来,他的父亲从来没有和他提起一次关于他母亲的任何消息,他也从未询问过半点,父子之间,仿佛都是在回避那种感觉。

  “娘...娘应该没事吧?”沉默了半晌,犹豫了片刻,柳擎终于还是压抑不住那情绪,问道。

  年幼时期,柳擎深爱画画,经常独吧自己关在屋子里画画,而那些画,几乎都是相同,只不过每一幅画,脸上都没有任何轮廓,没有眼睛,没有鼻子,没有嘴巴,甚至,没有耳朵,只有一个轮廓,而那一幅幅画,却最后都凭空消失,自小柳擎以为是母亲悄悄的将这些画拿走了,现在回想起来,当时别提有多幼稚,但埋藏在他心里的拿到若隐若现的温柔身影却从未消失过,每一幅画,都寄托着万分的想念。

  “关于娘的事情,我也不知道,但我明白,很复杂,就算现在告诉你,也没有用,不过你若是想知道的话,待你将这灵决修炼到极致,到那个时候,你若是拥有足够的实力,自然便会知晓”柳辰沉默了许久,最后双手也是握紧,眼神中带着坚定的盯着柳擎。

  好像突然想起一件事,柳擎突然问道“我娘离开的事,是不是与我有分不开的关系?”

  柳辰心中一颤,随即急忙反应过来“娘的离开,我不知道是什么原因,但你一直都是娘最牵挂的人,为了你,她可以放弃所有”

  柳辰并没有回答真相,当年的事情,他也知道一点,不过后来的,父亲就不愿意告诉他了,当时若不是他被藏的深,估计下场并不会比柳擎好,轻轻摸了摸脑袋说道“哎现在还不是说这些的时候”

  柳擎点点头,脸上也是强扯着扬起一抹笑容,心中暗想“娘,等我,等我成为那真正的巅峰强者,我一定亲手带你回来,我们一家团聚!”

  随着柳辰一同出了这里,呼吸了一口外面新鲜的空气,背后沉闷的一响,石门紧紧的关闭。

  而悄然间,柳擎手中的那玉简之上,一道浅浅的灵魂印记徒然消散,柳擎二人都是没有丝毫的感觉。

  不远处,一名身穿黑色长袍的男子,身体挺拔,站立在那里比直入长枪,脸上一抹坚毅,唯独头上的那一根根白发,为他添加了几分沧桑之感,但是,隐隐间,能够看出,此人年轻时,一定也是一个十分俊俏的少年,然而此人,正式柳擎的父亲,柳河,原先的柳家之主。

  那道灵魂印记自然便是柳河所设,只要那灵决离开石室,他便会有所感应,眼中一道画面闪过,正式柳擎和柳辰二人走出的场景,看到这里,柳河也是轻笑一声,眼神看着那遥远的北方,道“倩,是我没有本事,不能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无尽苍穹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女装的日常只为原作者儒雅随和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儒雅随和并收藏无尽苍穹最新章节